第四章祭天道场(13/87)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时间: 2020-06-04 12:01
“破神诀?”长发人惊异的叫道,说话间,右手伸出,拇指再次诡谲一按,轻声道:“翻天印,收!”拇指上的白玉扳指滑过一抹奇异的流光,张凤射出的红色光箭,在那流光闪烁中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同时,扳指上闪出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红色光箭,悄然无声的射进张凤的体内,顿时令她再无半点移动的力量。“隐身诀?我早就知道你在这里,再不出来,小心我用五雷正心术打得你魂飞魄散!”长发人目光依旧盯着一脸惊骇之色的张凤,厉声冷喝。“小帅,出来吧,我们栽了!”张凤有气无力的叫道,心中有种自她生下来之后,从没有感受过的惊骇和悲哀。惊骇的是,对方不但叫破了自己的法术,而且用同样的法术将她制住。破神诀是她家传的一种密法,以本身元气破坏对手灵力、身体和精神的联系,造成对手暂时性失去抵抗能力。这种方法,据她老子自吹,对付修真者万无一失,而且各大派的修真者,也都不清楚张家还有这样一门法术……而另一个打击,却是来自对手高深的修为。也是根据她老子自吹,想要破解破神诀,只有修为达到明本境界以上才能做到。听眼前的长发人说话,他的年龄应该比自己大不了太多,修为却已经达到了深不可测的境地,这不禁令自认天之骄女的张凤,感到万分沮丧。张帅慌张的现身在张凤身边,一手扶着张凤的身体,眼睛呆楞楞的看着长发人四肢和脖颈中的锁神环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。“老姐,我已经把锁神环放到最大频率了!”张凤苦笑一声,“没有用的,他的修为已经到了明本境界,锁神环那种不入流的东西,对他根本产生不了影响。”“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一下了吗?”长发人轻声道。说着,他举步朝张凤走去,步履间显得轻柔无力,宛若踏风而行一般。张帅横身挡在张凤身前,两手在胸前剑指张开,颤声道:“站住!”“破邪八手?神州道派十三破心法中的第八破,对吗?”长发人停下脚步,看着张帅,笑道:“小兄弟,我没有恶意,只是想要和你们好好谈谈,让开!”“不让!”被对手叫破自己的法术,张帅心中慌张无比,却又做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,只是声音却显得微小无力。“小帅,让开!”“老姐……”张凤苦笑一声,“你挡不住他,他要想收拾你,一根指头就可以把你打得魂飞魄散!”“我不信!”张帅一伸脖子,大声道。“昆仑上九品法器,翻天印,是你可以抵挡得了的?”“啊——”张凤强运灵力推开张帅,看着长发人,“我没有看错,对吗?能够破我的破神诀和小帅的十三破心法,你是道派神宗!”“那怎么可能,神宗自鬼雷子失踪……”“你给我住嘴!”张凤怒吼道。从小被这个老姐吃得死死的,此时张帅见张凤发火,立刻乖乖的闭上嘴巴。长发人眼中精光一闪,左手食指玄光一闪,一道平和轻柔的灵力在电光火石间,冲进张凤胸口大穴,令她顿时感到全身充满了力量,手脚的无力感也立刻消失不见。“你能认出来翻天印,见识不错。你应该是道派玄宗的弟子,对吗?”张凤身体一颤,昂着头,骄傲的注视着长发人,一言不发。长发人身体也是一阵剧烈的颤抖,突然伸出手来,两手掌心相对,缓缓向两边拉开。在他两手中央,金光闪烁不停,一柄寸长的玉剑,在金光中缓缓生成。“神州道派,玄宗第一百四十七代弟子,张凤,叩见道宗!”一见那玉剑,张凤再也不敢有半点骄傲,连忙翻身拜倒在地,口中颤声道。“老姐,那是道宗玉简?”“跪下!”张帅疑惑的跪在张凤身边,但神色间却显得很不服气。长发人也不说话,两手掌心向外一推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,玉剑在一团金色光芒中朝着张凤缓缓飞去。张凤双手举过头顶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,任由玉剑平平躺在手心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,灵力运转朝着玉剑中送去,就听嗡的一声轻响,不仅是张凤,连张帅也顿时露出肃然神色。“张凤验令完毕,请道宗收回玉简!”长发人手一招,玉剑闪电般飞入他的手心,也不见他任何动作,手一翻,玉剑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。“你叫张凤?”“回禀道宗,是的!”“我叫裴负!”长发人轻声道。长发人正是当年深入神龙宝库中的裴负,在神龙体内,他封闭六识,吸收九星龙气,进入神州道派修炼法门中最神奥的瞑思状态。可这一瞑就是百年,就连神龙也没有想到,裴负会睡如此长的时间。瞑思,从表面上看去,修炼者处于沉睡状态,但实际上,修炼者的精神和灵力,都没有丝毫停止。相反,他们会脱离修炼者的肉身,在一个奇妙的精神世界中进行修炼,而且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每一个修炼者都会经过瞑思,不过时间却各有不同。一般而言,能够瞑思三十年,就已经是修炼者的极限,可偏偏裴负拥有龙魄体质,在神龙体内如同在母体中的婴儿一样,再加上他在修炼摘星指时令体内的灵力耗尽,所以他这一次瞑思,超越了神州道派历代道宗的瞑思时间。自然,百年的瞑思,给裴负带来的好处很多。首先,他的肉体得以进一步强化,在融合了神龙的本命元气后,体质已超越了人类极限,成为不折不扣的神龙体魄。这样一来,他可以不用担心天劫,可以不用担心人类寻常武器的伤害,因为在他的皮肤外,龙气隐隐形成了一层坚硬的龙鳞,不过用肉眼和天眼,都无法看出。其次,经过这一百年在神龙体内的瞑思,裴负的灵力和精神力,都得到无法想象的强化。在从释滞境界开始修炼之后,在这百年中,一举进入到极言境界,不但金丹大道修成,而且更练成龙形元神,法力强大。如果不是甘肃这一场地震,惊动了神龙的本命元神,恐怕裴负依旧处于瞑思状态。裴负醒来之后,发现神龙的本命元气已经十分微弱,于是在收集了九颗晶石之后,连忙离开了宝库,准备开始他寻找龙气的旅程。但在此之前,他必须要保证神龙本命元气的恢复,所以他找到了通天教主曾经告诉过他的那个截教重地,从里面留下的经典中找出了聚灵术的使用法门,并且取走了当年通天教主为击杀三教祖师和大梵天妙境的西天教主,而专门炼制的六神血幡。六神血幡拥有噬魂的力量,而且使用起来极为复杂。于是,裴负将神龙本命元气连到一块龙虎宝穴之中,以六神血幡的灵力护持,并以聚灵术引发天地灵力,维持神龙的本命元气。不过,组成六神幡阵,是一个极为复杂的事情,所以裴负一方面在布置六神幡阵和聚灵大阵之外,也偶尔走出山麓,想要打听一下现况。只是一来他看上去形容可怖,二来所问的问题又让人无法理解,所以被人误会,到了最后引得当地警方准备搜山抓捕。张凤和张帅两人如同听天书一样听裴负说完,半晌没有半点反应。两人相互对视一眼,突然间同时大笑起来,张帅更是指着裴负,道:“道宗,您可真的会开玩笑……”“我说的是真的!”张凤和张帅看着裴负一本正经的模样,再次哄笑起来。裴负皱着眉头,看着两个笑成一团的姐弟,心里颇不明白,为何两人不相信他的话语。当年罗育昆和环儿对他的话都深信不疑,可是为什么这一对姐弟却是这般反应?“道宗大人,您说您得了明松道长他们的遗物之类的,我们相信,但是你说你是来自四百多年前,浙江11选5打死我都不相信。哈哈哈, 浙江十一选五这又不是玄幻小说, 浙江11选5投注技巧嘿嘿, 浙江11选5走势图您这番故事要是变成文字,一定大受欢迎。”看着张帅夸张的大笑不停,裴负不由得眉头一皱,心中有些不快。从某种程度上讲,裴负的性子很柔,有时候柔得会像一个女孩子。很多事情他都可以忍,但有一件事情他无法忍受,那就是别人不相信他的话语。对裴负而言,不相信他的话,就是不相信他这个人,而不相信他这个人,就是对他人格最大的一种侮辱。所以,就在张帅大笑的同时,张凤敏锐的感受到了从裴负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杀气。不过,张凤同样不相信裴负那些话,所以也不知道裴负为什么产生杀机。但有一点她立刻醒悟到,裴负是他们的道宗,张帅如此大笑,其实也是对道宗的一种不敬。在神州道派中,不论神、玄两宗,对道宗不敬,那可是弥天的大罪。所以,她毫不犹豫的踹了张帅一脚,这才止住了他的大笑。“道宗大人,敢问您下一步有什么打算?”裴负一楞,有些苦恼的摇摇头。他的打算自然是寻找龙气,可茫茫世界,究竟去什么地方寻找那附有龙气的神器?他对这个世界根本就不了解,从顺治二年到民国二十五年,现在又成了公元二0四一年,这种时间上的跳跃,让他感到有些头昏脑胀,而且,从张凤的口中也让他得知,如今的世界,已经不是他可以理解的那个时代。张凤见裴负不出声,沉吟一下,道:“道宗大人,不如您和我们一同回青城山吧,那里是我玄宗的根基所在,而且如果您有什么为难的事情,也可以询问我的父亲,他可是号称我们西南第一才子。我相信他一定会十分乐意见到您的!”张凤如此说,其实心中另有打算。虽然道宗玉简不假,可是让她承认裴负这个看上去秀气文弱的青年做道宗,她还是无法接受。他的修为高不可测,他说的话让人无法相信,所以,最好还是能让她那位自称才高八斗、学富五车的老子,再确认一下,这样才是正道。不过裴负却不知道张凤心里的这般心思,或者说他是不屑知道,否则以他的通心术,张凤这点心思又怎能瞒得过他?当下他沉思一下,轻轻颔首,“既然这样,那么我们就去你家好了!”bingo!张凤心中欢叫一声,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笑容。“老姐,我们还要不要去香山岭?”“啊——”张凤这才想起来,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,虽然现在有裴负可以为他们保驾护航,免受他们老子的聒噪,但对于佛道百年盛事祭天大典,她在内心里还是想去看上一看。可是……“你们要去香山岭?”裴负突然问道。张凤连连点头,话语间又透出祭天大典的事情,她看着裴负,不知这位年轻的道宗会怎样的决定。“祭天大典什么时候开始?”“还有三个小时,而且我们已经错过了各派聚会,不知道能不能进入大典会场!”“三个小时?”裴负嘴角逸出一抹笑容,轻声道:“三分钟就够了!”“啊,从这里到香山岭,至少还要有半天的路程,除非我们施展法术!”张凤眼睛一瞪,“小帅,有道宗在这里,哪有你说话的分儿?”说完,她笑盈盈的看着裴负道:“是吧,道宗?”没等她话音落下,裴负突然间探手抓住两人的手,口中轻喝一声,身形骤然冲天而起。张凤两人就觉得耳中鼓荡风声,身体却被一股柔和的力量包裹着,腾云驾雾般的飞行。偷偷睁开眼睛,张凤看到的却是一抹抹浮云自脚下闪电般的掠过,毫无疑问,裴负正带着他们飞行在空中。飞行空中对于修真者并不太难,难得是速度如此之快,而且没有任何媒介物。像张凤认识的蜀山剑派修真者,大都需要一柄与本命真元一起修炼的神剑,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飞行时神剑和本命真元相辅,御剑飞行。而她张家的飞行法门虽然更厉害,但也是需要某种灵器相助,才可以自由飞翔。但裴负似乎根本不需要借助灵器,而是凭借己身一口深厚的真元灵力,御风而行,这种修为比起他们老子,恐怕也要高上几分。她看了一眼张帅,只见张帅也是一脸惊骇之色。“到了!”就在两人尚在胡思乱想之际,裴负突然低声道,紧跟着两人觉得身体一沉,举目四望时,却发现已经处身在一片旷野。“这里是香山岭的后山,你们所说的祭天大典在什么地方?”“哦,在广成洞问道石前!”“问道石?”裴负一楞,脑海中,突然浮现出百年前和他罗育昆三人一同走上这香山岭时,在一块蕴含灵气的紫色巨石前,罗育昆曾对他说,那块石头就是当年黄帝问道广成子,广成子所侧卧的灵石。那块石头的灵力的确很强,对于修道人有些好处,不过那只是对未曾入门的人而言。如今的裴负,对那石头毫无半点兴趣,心思完全被百年前那一幕幕情形所吸引,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。“道宗大人!”张帅突然低声叫道。裴负停下脚步,扭头看了张帅一眼,“什么事?”“那个锁神环……”张帅尴尬的一笑,指了指裴负身上的五个圆环。裴负笑了,“哦,没事,这东西对我而言,就像废物一样!”说着,他运转灵力,锁神环金光一闪,砰的一声顿时被他外溢的灵力炸开,化作尘屑飘洒空中。“我的钱——”张帅一声悲鸣。“怎么了?”裴负疑惑的问道。没等张帅开口,张凤突然一拉他的衣袖,笑道:“没什么,道宗大人,您这一身打扮——这样吧,我们先去会场报到,然后给您找件合适的衣服,如何?”“哦,如果这样,那就麻烦你了!”裴负温和的一笑。张凤一把拉起愁眉苦脸的张帅,向裴负道了一声歉,而后飞一般向广成洞方向跑去。远远的,裴负听到张帅的声音传来,“老姐,你做什么?你知道不知道,那一个锁神环要十万?我毁坏学校物品,非被那变态老处女臭骂不可!”“笨蛋,他可是道宗,想想他连翻天印都有,身上一定有不少好东西。到时候稍微透点意思,他还能不给你两件法宝?锁神环算什么?五十万,老姐给你垫了,哼哼,他可是毁了我的紫灵剑!”不知为何,裴负激灵打了一个寒颤,对张凤的认识,似乎又加深了一层。不过,张凤说的也没有错,毁了人家的东西,总要赔偿一下,可是拿什么赔偿呢?裴负想了想,嘴角突然逸出一抹淡淡的笑容,身形骤然化作一抹轻烟,朝着广成洞方向迅速逸去。广成洞前,问道石巍然耸立。裴负悄然来到洞口,突然间心中升起万般感慨。百年前,他踏足这块土地,和现在何其相似,唯一不同的是,此刻他是孤身一人,而修为较之百年前,更不知道高出多少。经过百年的瞑思,裴负自己也说不清楚,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单是年龄,就已经让他无从解释,而且他从神龙口中知道,他的相貌永远都是十七八岁的模样,但是内心呢?他说不清楚。隐身站在广成洞顶,他举目四望。香山岭上,一座巍峨的祭坛平地拔起。祭坛以赤土筑成,方圆二十四丈,每一层高三米,共九米上下。下层插二十八宿旗,东方苍龙七宿,北方玄武七宿,南方朱雀七宿,西方白虎七宿。二十八宿旗迎风招展,在夜风中猎猎作响。第二层则是以黄旗相围绕,按照六十四卦,分八个方向林立。至于第三层,竖立着一个巨大的太极铜镜,黑白相间,双鱼缠绕,显出不凡气象。裴负看罢,轻轻颔首,心中立刻明白这所谓的祭天大典,其实和他先前所用的聚灵术颇为相似,只不过聚灵术是以他的身体为媒介,而这祭天大典,则是通过法器传播,对施法人造不成太大伤害。看到这里,裴负微微一笑,心中对凌晨将要主持祭天大典的法师修为,已有了了解。由于此次祭天大典关系重大,整个香山岭上已经被崆峒山九宫十二院的和尚和道士戒严,所以,整个会场中除了这些方外之人,再也不见一个俗家子弟。裴负悄然跃下洞顶,来到问道石前,发现问道石和祭坛,恰好形成了一个十分奇异的角度,心中不由得一惊,他再次仔细打量一番,虽然无法看出这问道石和祭坛之间的奥妙,可是心里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妥。不过他再一想,反正祭天大典时,护法的高人应该不少,想来这祭坛和问道石之间,也许只是一个巧合罢了。当下他不再犹豫,翻天法印朝着问道石边上两名青衣道士虚空一按,口中轻声叫道:“定!”原本来回走动的道人,立刻止住了脚步,如同一椿树桩一样站在原地。裴负看看天色,觉得时间不多,立刻探手按在问道石上,运转吞灵大法,周身一道紫芒闪过,问道石完好无损,只是在裴负的手中,却又多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紫色灵石。灵石一取出,问道石的灵力顿时黯淡了不少。裴负掂量了一下灵石,随手扔进了腰间的如意袋,而后翻天法印流光一闪,两名道士立刻恢复了走动,只是两人神色间显得有些迷茫,显然察觉了什么,可是又无法完全说个清楚。裴负回到香山岭后山,刚止住脚步,解开隐身诀,远处衣袂飘动声响传来,张凤姐弟两人立刻来到了他的眼前。在张凤的鼓动下,裴负来到后山一处隐密水潭边,被迫准备来一次他从未尝试过的冬泳。解下腰间的腰带,裴负把百年未曾离身的金刚衣脱下,却骤然发现张凤站在水潭边,盯着他的身体,一动不动。“你要干什么?”裴负慌乱的将衣服重又穿上。“你的身材好标准呀!”张凤拖着张帅,来到他的身边,指着他的裸露在外的胸膛,痴迷道:“小帅,你看他的胸肌,真的是好棒!”“嗯,嗯,比我们学校第一肌肉男李铁牛还要匀称!”张帅连连点头。裴负连忙将衣襟拉住,“你……你们想怎么样?”“不想怎么样呀?你不是说要洗一下吗?”“你们站在这里,我怎么洗!”“脱了衣服下去不就洗了?”张凤颇为奇怪的回答道。裴负的脸涨得通红,用一种几乎要哭的嗓音道:“拜托,你一个女孩子……怎么能这样子盯着……盯着男人洗澡?”张凤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“哦,都什么年代了,道宗你……嘻嘻,好了好了,你快点洗,再过一个小时,各大派的弟子都要在山下集合了。”说完,她转身离去,身形没入丛林之中。“道宗大人,您这身材怎么练的,靠,我们学校的李铁牛肌肉算是发达,可是比起您来,好像少了一点什么!”“柔韧!”裴负一头扎进冰冷的水中。虽然天寒地冻,但冰冷的潭水对他而言,丝毫没有影响,只是这一百年世界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?张凤一个女孩子家,居然毫不害臊的对他的身体指手画脚,这让他颇有些不能理解。匆忙洗完了澡,裴负极为别扭的穿上张凤为他买来的西装,将长发束于背后。西装这玩意儿裴负以前也见过,不过这穿在身上还是生平第一次,所以举手投足间都觉得别别扭扭。“道宗大人,您实在是太帅了!”张帅看着裴负,喃喃道。裴负脸一红,没有回答,不过心里还是觉得有点美滋滋的。张凤走来,见到身穿西装的裴负,又是一阵发自内心的赞赏,最后道:“道宗大人,你若是出去,不知道会有多少女孩子拜倒在你的西装裤下!”石榴裙变成了西装裤,一句形容女人的话,变成了形容自己这么一个大老爷们,裴负感到哭笑不得。就在这时,远处钟声响起,回荡山间,祭天大典集合的时间到了!裴负三人不再拖延,他一把拉住张凤两人的手,化作一道闪电般的流光,朝着山下飞速逸去。山腰上,密密麻麻跪坐着数不尽的僧俗道人,而在最前方的数十个彩棚中,更有须发洁白、看上去道骨仙风的僧道坐在其中。在一排彩棚中,正中央的一座彩棚格外醒目,荷枪实弹的警察,将彩棚围得密不透风。从张凤的口中得知,那中间的彩棚,是一位身分特殊的首脑人物所在之地,所以戒备也就格外森严。青城山张家,虽然人数不多,但也算是一个比较神秘的道派,所以也有一个独立的彩棚,不过在最边上。张凤一路上和人打着招呼,带着裴负和张帅走进了自家的彩棚后,长出了一口气,笑道:“怎么样,道宗大人?”“什么怎么样?”“嘻嘻,刚才你可是带走了无数火辣辣的异性目光,有没有中意的?”对于张凤这种口无遮拦的问话,裴负的脸又一次红了。他实在不明白,刚才一路上的确有许多灼热的目光在他身上扫来扫去,令他感到很不自在,怎么现在这个时代的女性,完全没有半点羞涩可言?张凤似乎很喜欢看裴负脸红,笑嘻嘻的不停追问。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天边泛起了鱼肚光亮。“铛——铛——铛——”二十八声雄浑钟声回荡天际,而就在这一刹那,裴负突然皱起了眉头,从椅子上立刻站了起来。“怎么了?”“有火地气从四面八方朝这里涌来,很强大!”“什么!”张凤自然明白裴负口中的地气是什么,在现代的科学中,以往所说的火地气,其实就是容易爆炸的沼气。崆峒山不可能有太多的沼气存在,如果有的话,早就被人开发了,如果像裴负说的那样,只可能是一种解释,有超能力者,甚至可能是修真者,在聚拢火地气。在这里聚拢火地气,只有一个可能!“咚——咚——咚——”震天的鼓声响起,祭天大典开始!“道宗,保护中央彩棚!”就在张凤开口的刹那,一道冲天的白光自山顶闪烁夺出,朝着天际的骄阳扑去。与此同时,裴负身影已经冲出彩棚,朝着中央那巨大的彩棚扑去。“保护首长!”会场顿时大乱起来,三十余名老者从几十个彩棚里冲出,手中各展法印,轰然朝着裴负的身形撞击而去。“那是自己人!”没等张凤喊声落下,裴负周身发出一层金色的光芒,灵力涌荡,强大巨猛。轰的一声,几十件法器轰击在裴负体外的光芒上,强绝的劲流,将整个会场的僧俗吹得东倒西歪,彩棚被掀倒在地。巨猛的声响中,裴负清雅的声音,清晰的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,“九星挪移!”随着这一声轻喝,巨大的彩棚和彩棚周围十余米范围内的人们,被一道玄色光芒笼罩,瞬间光景便从原处消失,出现在五百余米外的一块空旷场地上。中央彩棚原先所处的地方,一股冲天烈焰直飞天际,巨猛的炙流,迅速朝四面八方涌去。

  (原标题:《天天云时间》分享学生在家上网课 郭晓冬大张伟[微博]隔空“互怼”惹爆笑)

  北京时间3月7日,2020年国际乒联巡回赛卡塔尔公开赛进行到第五个比赛日的争夺。在男单1/4决赛中,樊振东4-1击败瑞典选手佩尔森,许昕4-3西蒙-高茨,晋级男单4强。

,,广西快3

Powered by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